“我可以的!”顾浅的决心倒是很坚决。

  所有的人心里都没底。

  这并不是嘴上说可以就可以的,就像减肥和戒烟一样,多少人每天光喊口号不做事呢?

  顾森有些担心的看着弟弟,她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有些多余。

  “最好如此吧。”

  鑫迪果然和顾浅搬回来了。

  老爷子自从顾浅成年以后,家里就没有这么热闹过。

  顾森早几年结婚了,小两口肯定分出去过,顾浅这个臭小子,在隔壁自己装修了一套房,刚开始还意意思思的偶尔回老爷子这边住几天,后来渐渐的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

  直到后来,偶尔回来吃个晚饭,然后直接就回去了。

  孩子大了,想有自己的空间,再说了,要是交个女朋友什么的,也不合适总往家里带,老爷子都懂,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分居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不靠谱的小子,最后女朋友找到了,反而又搬回来了,还是因为这么个不着调的理由。

  老爷子在家里一调三叹,都快赶上唱戏的了,惆怅的不行。

  就连家里帮忙做饭的阿姨都赶着做完就走,害怕老爷子拉着她诉苦什么的。

  顾森外面再忙也顾不上了,尽量赶回来陪着吃饭。

  刚开始几天顾浅还可以,仅仅是身体有些难受,还可以抗的过去,但是没过几天,顾浅就有点觉得受不了了。

  那烟的后劲儿太大。

  鑫迪早上是被顾浅吵醒的。

  昨天夜里顾浅就没睡好,身上一直发虚汗,断断续续的折腾到后半夜,没想到一大早,顾浅蜷着身体躺在床上,肉眼可见的难受。

  鑫迪摸摸他的头,脑门子上一层冷汗。

  顾浅好像失去了意识,嘴里哼哼唧唧的。

  鑫迪赶紧起来,又给他身上盖了一层被子,然后在顾浅的胳膊关节处不停的的按摩,希望他能好受点。

  顾浅慢慢恢复意识,睁眼之后,一把抓住鑫迪的胳膊,说:“给我一根烟吧,求你了。”

  鑫迪把顾浅的胳膊塞回到被子里,说:“你都坚持了好几天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顾浅根本记不起来自己前几天说了什么,鑫迪在他眼前,简直就是落水人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顷刻之间就把鑫迪的胳膊抓青了。

  “求你了,我就抽一口,等我抽完了,我肯定再也不沾这个东西了好吗?”

彩票365外围网站  这种时刻说出来的话就像是放屁,鑫迪肯定不会当真的,她很是心疼,看顾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反握着他的手,说:“不行,你再坚持一下,要不然喝点热水好吗?起来想点其他的,坚持过去这几分钟就好了。”

  “坚持!坚持!”顾浅突然就爆发了。

  “我又不是抽不起,为什么要坚持!我要抽烟,你赶紧的去给我拿过来!”

  鑫迪干脆不去看他,只是坐在床边,冷硬的说:“没有,你要是是在坚持不住,就杀了我踏着我的尸体过去,然后去找吴谢迪那个王八蛋拿烟抽吧,要不然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再想抽一根烟。”

  鑫迪的话说的这样绝,顾浅一句都没听见去,他疯了一样满屋子乱转,心里眼里都是只要抽一口就能快活的东西。

  他两只眼睛渗的发红,头发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打理过了,连下巴上的胡子也看起来惨兮兮。

  但是顾浅完全看不清自己是什么样子。

  现在不管是谁,挡了他的路就是跟他作对。

  顾浅想也不想,把鑫迪推开,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跑过去,没想到刚拉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