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这事儿您是真不用担心,不过我有个事儿挺好奇的。”谭小花道。

  “你好奇啥?”

  “就咱们家不是也有织布机吗?我想知道咱们这棉麻都是从哪里来的。”谭小花现在从兴和县去拿棉布虽然看来好像很是顺利,但时间一长以后就会慢慢的出现它的弊端了,而谭小花知道自家也是有织布机的。

  所以她就在想自家的这织布机织的棉麻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还有就是如果自家也能够织出像兴和县一样的棉布的话,那她不就不用去兴和县拿货了吗?

  “棉麻都是咱们自己种的,不过种的少,毕竟谁家也没有多的地,就是自己开的荒然后种的。”马氏说道。

  这种棉麻对土地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高,所以一般来说如果要想种棉麻的话只需要将荒地给腾出来就是了,不过要知道这荒地那也不是你想腾就能够腾出来的。

  首先你要跟村长把这荒地买下来,然后你才有这个资格来腾这个荒地,然后才能将棉麻给种下。

  当然像谭家之前就买了一亩荒地作为种棉麻用的,只是这一亩地的棉麻种出来的实在是有限,所以每年织布也就只能够织那么几匹布,出去给家人做衣裳的之外就是拿去卖了。

  当然也就家里棉麻种的比较多的,但自己织不过来的时候就会找别人帮忙,这时候只需要给一点工钱就行了。

  像是周氏她们之前就曾经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帮别人织棉布这一匹最多也就是十几二十文钱,毕竟人家也是要靠这个来赚钱的,肯定不可能给你太多的工钱的。

  但这多少也是个进项,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做这个事情的。

  谭小花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了,只不过在还没有准备好之前她肯定是还不能够直接行动。

  “你问这些做什么?”马氏有些好奇。

  谭小花道:“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马氏觉得肯定不会是这么回事,如果真要是随便问问的话那谭小花也不会问的这么认真了,估计肯定是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我跟你说啊,其实咱们村里的棉布真不差,不过就是太少了。”如果单靠织布来赚钱的话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你要是种的少那么产出当然就不多,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不管是人工费还是成本都已经去了不少了。

  但如果是大面积的种植的话那又是不一样的了,而且一旦你种的够多的话,那么产出的肯定也多,到时候就算是想不赚钱也不可能。

  “奶,您对种棉麻肯定是很了解的对不对?”谭小花问道。

  “那可不嘛,咱们家的那一亩地都是我管着的,你说我会不会?”马氏颇有些得意,当初买这么一亩地回来种棉麻还是她想出来的主意,这些年也算是给自己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谭小花笑眯眯的说道:“那您觉得要是我多买一些地回来种这个棉麻的话怎么样?”谭小花问道。

  马氏现在算是知道自己这个孙女的心里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了,只不过没想到这丫头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你以为那棉麻是那么好种的啊,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

  马氏的未尽之言谭小花听明白了,但谭小花却对马氏说道:“这不是有您在吗,我相信只要有奶您在肯定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马氏被谭小花的话给逗笑了,:“你以为你奶我真的就有那个本事了?再说了,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谭小花这人的脸皮那绝对是一般人比不上的,只见她靠在她奶的胳膊上蹭了蹭道:“奶,您就帮帮我嘛,到时候也不用您下地干活儿,就帮我看着就行了。”

  马氏哪里经得起自己的孙女这么跟自己撒娇啊,这还没有坚持多久呢就已经答应了。

  “行,奶帮你。”

彩票365外围网站  谭小花一听她奶答应帮她了,这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很,但除了高兴之外也想到她奶的话说的不错,她奶的年纪的确是也大了,这肯定是经不起劳累的。如果真的因为要给自己帮忙然后将奶给累出什么好歹来了的话,别说是爹娘不会放过自己了,就算是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谭小花想起自己之前为了训练梁风华他们,会时不时的往梁风华他们喝的水里面加一些自己梦中的溪水,而也正是因为自己偷偷的往梁风华他们喝的水里面给加入了溪水,所以让他们的身体强健了不少。

  虽然说马氏跟梁风华他们这样成年的健壮男子肯定是比不了的,但如果自己也跟往梁风华他们的水里加溪水一样的往她奶的水里面也加一些溪水的话,那么她奶的身体会不会要比现在更强壮一些呢?

  打定了这个主意的谭小花打算在这段时间里面偷偷的实验一下。

  村里的木匠之前就已经帮谭小花做了两辆可以套在牛身上的板车,没想到这还没有间隔多少的时间谭二郎竟然又来找自己说是让自己给他家打些新家具。

  而且这给出来的价格也还算是比较不错的,所以木匠便答应了下来。只不过这打家具肯定不会那么快,而且这价格方面嘛也是不一样的,就比如说如果他们只是单出手艺的话,那么这个价格肯定就是要低一些的,但是如果他们又要出料还要出人那么这个价格肯定是不便宜的。

  木匠问谭二郎想要哪一种,结果谭二郎一问价格之后就选择了木匠出料出人的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