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姜星楚。

第一个,姜星楚没接。顾彤彤很着急,无以为自己不小心把姜星楚得罪了,又打了一个。

第二个,姜星楚还是没接。

顾彤彤越发着急。

难道,是自己说错了话,导致姜星楚不想搭理她?或者说,还有其他的原因?

“应该不会吧,她这个人这么马虎,肯定是去做什么了,没带手机。”顾彤彤自我安慰道。

把手机攥在手心,她庆幸没有打通这个电话。万一通了,她和姜星楚没什么可聊的,说多了容易引起怀疑,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还得生活,必须工作。想到这里,顾彤彤打开电脑处理工作……

虽然,自我安慰的效果很不错。此时此刻,她隐隐在不安着……

医院里。

池牧野接到电话,急匆匆地回来。

医生告诉他,说姜星楚又晕倒了,正在接受检查。

池牧野听完差点抓狂,今天早上,他接到克劳斯的电话,然后急匆匆地去找他了。

那边的事还没弄清楚,就得知姜星楚晕倒的事,他能不抓狂么?

这所医院里的医生都是从他的研究所出来的,换言之,他们是池牧野的手下。看到池牧野生气了,大家都被吓到了,房间里静悄悄的。

“都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么多人,拿着她没有办法吗?”

姜星楚的主治医生跟其他人对视了一眼,好不容易下了决定,说道:“我们新研究出了一种药,是专门对待楚楚小姐的这种情况的,只不过……”

“说!”

“她用过之后,可能会想起所有的事。”

池牧野眉头紧皱:“除了这个,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临时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等到时间再长一些,她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若是情况严重,会出现精神错乱!”

“我知道了,让我考虑一下。”池牧野坐在那里,陷入沉思之中。

简单的说来,姜星楚这是中了一种毒,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给她吃了那些药,把药解了,她就好了,就想起所有的事了……

按说,这样没什么不对。但池牧野害怕啊!他在怕,万一姜星楚想起了所有的事,然后离开他……

终究是不舍得就这样跟她分开,所以,哪怕要捆绑,也要把她捆绑在身边。

“先不要给她用药,下次等她醒来了再说。”池牧野临走的时候撂下了这样一句话。

他想好了,等姜星楚醒来,立马跟她求婚,和她去办理结婚登记。把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了,再让她恢复记忆也不晚。

因为昏迷,姜星楚被留在了医院里,当天晚上,池牧野在医院里陪她!

“楚儿,我知道我这样做太自私了,可我没有办法,我爱你,我必须跟你在一起!”池牧野坐在床边,抓着姜星楚的手幽幽地说道。

在等待姜星楚醒来的日子,池牧野安排人做了全面的准备,筹备着求婚。

时间仓促了些,但他不希望他们在一起存在任何的遗憾。

先求婚再结婚,这些过程不能少。

三天后,姜星楚从昏迷之中醒来。

池牧野坐在床边,不停地陪着她说话的同时等着手下筹备求婚的东西。

“牧野,我想回家。”姜星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