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沛道:“嗳?话不能这么说,我对容华的保护,还有那些保镖对容华的保护,跟未来夫婿的保护怎么能一样,你和容华从小青梅竹马,容华虽然被我惯得骄纵了些,但我能看得出,她喜欢你,甚至对我说,非你不嫁。眼下,按照我们R国的婚龄法,容华已经到了适婚年纪,我看……”

容沛的话还未说完,寒战从容打断,“zongtong,我想您果然不太关心我的私生活。”

容沛一愣,没反应过来寒战话中的意思。

寒战已经笑意淡淡的开口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会结婚的那种。”

容沛愣住,“寒阁主这么忙,怎么有空交女朋友,这倒是少有听闻。”

以容沛对寒战的了解,寒战这个人,野心大,做事狠,忙于事务和工作,不曾听闻寒战跟哪家世家小姐谈恋爱,容沛甚至以为,跟寒战接触最多的女孩子,就要属容华了。

他虽然没觉得寒战会喜欢容华,但也不认为寒战会喜欢其他女孩子,甚至觉得,寒战对容华已经算得上是亲近。

“这个月刚交往,zongtong没听闻也很正常。不过华公主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容沛眼神一沉,抬眸看向寒战时,已经含着浅浅的笑意,但那笑意很迫人,“对方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比容华还要好?”

寒战云淡风轻的说:“倒不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路上随便捡来的小野猫而已。”

“我怎么会忘了,你到底是个年轻人,还喜欢玩儿,都是男人,我也能理解,小野猫玩玩不是不可以,但成为你妻子的人选,可千万不能是随便捡来的小猫小狗。”

男人修长的手指状似无意的轻轻点着茶杯柄,并不赞同,“我不太在意我的未来她有怎样尊贵的身份,因为我不需要利用我妻子的身份去做一些利益的交换。成为我的妻子,只有一个条件,我喜欢就好。”

寥寥数语,既是拒绝容沛,也是在暗指容沛用亲生女儿的婚姻做交易做筹码,容沛气的不轻,脸比茶杯中的茶叶水还要青。

寒战扫了一眼腕表时间,十一点半,该午饭了。

男人从容不迫的徐徐起身,“zongtong,若是没其他事情我先告辞了。我家里还有只小野猫等着我喂饭。”

“看不出寒阁主这么有爱心,还收留小野猫。”

寒战起身理了理西装,薄唇淡淡勾了勾,“一时兴趣,就收养了,养着玩玩也不错。”

寒战走到议会门口时,忽然回首,看着容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丢了句:“zongtong还是只适合做zongtong,zongtong做起月老来真的不合格,乱点鸳鸯谱是月老的大忌。”

等寒战迈着长腿离开会议室后,容沛捏着茶杯,用力摔在了地上,茶水泼了一地,弄湿了地毯。

秘书听到声音后,连忙敲门进来。

容沛冷着声吩咐:“派人去查一下寒战最近交的那个女朋友到底什么来路。”

“是。”

既然是外面随便搭讪的女人,想必也不能长久,不能让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影响了他的计划,寒战跟容华也必须顺利联姻!